纪录片《奇妙之城》这样捕捉Z世代的需求

2021-01-21 13:54:21 文汇报

  对于一档节目,这样的网络热度总是让出品方欣喜的:官宣阵容,收获阅读量4.4亿;先导片释出,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1.9亿。这还不是全部的流量效应,第二期上线后,#奇妙之城重庆#阅读量7.1亿,倘若带上青年演员、歌手肖战的大名,数据突破了20亿。

  《奇妙之城》在视频平台优酷上线后,关于它的定位,不少人存过疑。的确,在口碑制胜的纪录片市场里,从未有过如此堪比综艺的高流量嘉宾配置:每一期都有一名艺人深度参与,周深、肖战、吴磊、王晓晨、白宇、许魏洲。可撇开流量看,它又具备了纪录片最珍贵的要素:真实,在艺人之外,每期还会追踪两位素人的故事,以真实的人为线索去探究一座城市真实的灵魂。

  甚至总导演萧寒,这位凭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《喜马拉雅天梯》等声名鹊起的纪录片掌镜人,也有过类似困惑。《奇妙之城》上线当天,他写下一段文字:“宣发团队觉得它是‘综艺’,是个特别的‘节目’,但于我而言,她依然是我喜欢的‘纪录片’,是我心爱的作品。”综艺节目、纪录片作品,向左还是向右,三期过后,答案渐渐清晰起来。

  不同身份的普通人引路,看看别处的生活

  《奇妙之城》每一期聚焦一座城。在四五十分钟的时长里扫描城市,面面俱到当然不可能。主创的做法是用人的故事串联城市的秉性。每一座城市里,一位艺人和两位素人在三条叙事线里呈现着他们的过往和当下,他们与周围的人、与这座城、与这世界发生着的奇妙纠缠。

  周深钻进原生态溶洞里哼《传奇》,在回母校的途中与老同学一路拌嘴逗趣;清晨四五点的街边,正沉浸在一碗重庆小面的肖战忽然被一位长者提问“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”;鼓浪屿的阳光洒下来,吴磊举着自拍杆直播他眼里有趣有爱的景与物……画面看起来,有些“星味”,却又绝不是聚光灯下、人前晕眩的那种感觉。

  再看素人们的故事,贵阳的贝姨曾是个永远在路上的嬉皮士,有过从小长河一路往西自驾到罗马的壮举,而成家后他终止漂泊,换了种方式时时接触大自然;年轻的圆圆在重庆为了舞台梦打拼,她已经解决了两大难题:挥别家乡父母与安稳的生活,挑战女性作为少数派的相声行当;杰哥是当代的打鱼人,城市与海的永恒对话,闽南人“爱拼才会赢”与厦门舒适生活的交织贯穿着他的日常……镜头给予他们的,有展示,有诉说,余韵悠长。

  把艺人当素人,把每个普通人拍出人生的光芒——这是《奇妙之城》的理念。于贵阳、重庆、厦门以及待上线的青岛、西安、克拉玛依而言,艺人之于城市就是普通的回乡人、亲历者、冒险家。他们和贝姨、圆圆、杰哥等人一样,只是不同身份的普通人,从各自视角,带观众看一看“别处的生活”;从不同的维度进入,拉开别样的城市图鉴。

  以人生信条作为线索观看,一焱对一切自然风物的眷恋、贝姨对诗与远方的双重痴迷、周深对山水间流淌音乐的感喟,交织出的恰是城市被群山环抱的贵阳风情。

  再以人为结点,说相声的圆圆代表了来重庆打工的年轻人,机车发烧友猩猩在粗犷外表下的另一面是颇有本土特色的“耙耳朵”一派,熟悉防空洞、旧铁轨、老派露天电影院的军哥则是这座经历过战火、承担过三线建设城市的记忆收藏家,他们连同肖战这个远离故乡的打工人,连同城市里难以计数的出租车司机、面馆老板、修车铺师傅、书屋老板等一起,共同端出滚烫热辣的重庆生活。

  拥抱流量,但也不让渡纪录片的内核

  无疑,艺人带给《奇妙之城》乃至各座城市的热度加持,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于节目本身,平实的生活流能够轻巧出圈,流量发挥了正向的作用。于城市,重庆与肖战间的关联度已变得更为紧密,他用家乡话介绍过的老街、面馆、长江索道等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“打卡地”,进而转化为城市的旅游资源。而随他一同在节目里认识的重庆的“江湖”也完全有可能丰富人们对“网红城市”的浅表认知。同样,周深带路,网友从贵阳的故事里认识了文艺范儿十足的复古市场,知道了一焱口中全天下最好吃的香禾糯米,这些未尝不是一次贵阳之旅的驱动原点。还有待上线的克拉玛依与许魏洲之间,一座镶嵌在戈壁滩上的明珠若能在节目中被更多人知晓她“石油城”之外的魅力,《奇妙之城》以及当红艺人们带来的流量效应,不失为一种双赢。

  网上的质疑并未完全散去。纪录片、纪实类节目究竟需要流量加持吗?明星的热度会不会让受众的关注发生失焦?清华大学副教授梁君健借过往案例分析道:“胡歌为《但是还有书籍》配音,万茜给自然纪录片《被点亮的星球》担任过主讲。流行文化资源与高品质的纪录片有机结合赋予了纪录片新的动能,同时,也让受众能借助明星的影响力,跨界、跨圈感受到文化精品的力量。”

  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报告,也从侧面佐证了流量与纪录片之间的正向互动。《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2020》显示,如今网络纪录片的受众群体里,Z世代的比例日渐高企,已超过了66%。Z世代,国际上泛指95后,他们生长在21世纪移动互联网发展最为迅猛的浪潮中,也被称为“数字原生一代”。这代人所接触的,是观点交锋的社交媒体、信息多元的开阔视野以及开放平台上有互动有陪伴的“偶像”影响。对照《奇妙之城》的情景,当艺人融入万家灯火,在Z世代们看来,熟悉的人与城市空间里多元的状态叠加,恰恰能满足他们对于陪伴式内容的精神需求、对庞大信息量的汲取心理。

  与其争辩《奇妙之旅》是综艺还是纪录片,不如看成——让流量归于烟火生活,它捕捉到的是Z世代对于纪实类节目的一种需求;拥抱流量,但不让渡纪录片的内核,《奇妙之城》探索的是流量正向引流的一种策略。

阅读全文